我是表好胚: 很多人问既然看好经济为什么不买钢铁煤炭有色之类的弹性不是更大?问这些问题的一定没关注我..道式: 投资企业与仓位管理第六篇:男女人体比例丨阿汤哥美术教程

要的就是不增长

周期股迎来反转:高市盈率买入,低市盈率卖出这个方法可行嘛
在经济周期和库存周期下,我们如何资产配置和炒股?
先胜而后求战:这些品种,我们为啥没买?

大家都津津乐道于巴菲特和芒格的观点:以合理的价格买入伟大公司要好于以低廉的价格买入平庸的公司。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人(包括机构投资者)能够做到以合理的价格购买伟大的公司呢?

茅台14倍PE、格力7倍PE的时候没人买,现在估值翻了1倍的时候,大家疯抢,还说估值合理,600元都不贵。

茅台目前的PE*PB值是228,这是小盘成长股才能享有的待遇。而格雷厄姆给出的PE*PB的合理购买值仅为22.5。

您说茅台是伟大的公司,应该享有溢价,我不反对,但也不至于高出这么多吧?整整相差了10倍啊!况且还是一个6000亿市值的大象股。

您又说了,格雷厄姆的标准是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产物,现在上哪里去找那么多便宜的股票?那我告诉你,目前市场上符合格雷厄姆PE*PB标准的股票一大把。比如前两天我就找到一支便宜货:广日股份。PE*PB值为14.38,开始我以为看错了,这么低的估值,盘子才102亿,分红和各项财务指标也不错,怎么没人要呢?

一查原来是生产电梯的,不合潮流嘛。但人家草好也是全国十大品牌啊。看来问题的关键是:符合格老标准的股票不是没有,而是你压根儿就不想要,因为那些股票太不性感了,太不成长了,买入这样的股票,让我以后怎么好意思代言巴菲特?

作为普通人,不要高估了自己抵御市场亢奋情绪影响的能力。我坚信,绝大部分信奉“以合理价格买入伟大公司”的人,最终的结果只不过是为伟大或优秀的公司支付了昂贵的价格而已。美国的漂亮50如此,中国版的漂亮50也不会例外。

第一次读到《聪明的投资者》时,格雷厄姆有一句话令我脑洞大开。格老说:“市场习惯于高估那些增长极快的普通股,那么,我们自然可以预计到,市场同时会低估那些因为发展不满意而暂时失宠的公司,这可以作为股市的一条基本规律,而且它向人们提供了一种既稳妥又有希望的投资方式。”

受格雷厄姆的影响,这些年来我买股票的时候,喜欢找一些不增长甚至业绩大幅下滑的公司,无论它处在什么行业。因为只有这样的公司才能提供我低价买入的机会。例如2013年的泸州老窖和2015年的大秦铁路。尤其是当股价下降程度大幅高于业绩下滑程度的时候,这简直就是天赐良缘。

买入不增长的背后逻辑是:经济有周期,企业有周期,股市有周期,人的心理也有周期。当周期律发挥威力的时候,当人们的情绪发生逆转的时候,当企业由衰退转为复苏的时候,捡便宜货的投资者终将得到回报。

责任编辑:我是表好胚: 很多人问既然看好经济为什么不买钢铁煤炭有色之类的弹性不是更大?问这些问题的一定没关注我..